<li id="dncag"></li><u id="dncag"></u>

<em id="dncag"><sub id="dncag"><object id="dncag"></object></sub></em>
    1. <code id="dncag"><ruby id="dncag"><s id="dncag"></s></ruby></code>

      <code id="dncag"><source id="dncag"></source></code>

    2. <nav id="dncag"><blockquote id="dncag"></blockquote></nav>
      <table id="dncag"></table>
        咨詢(xún)熱線(xiàn)

        0898-08980898

        新聞資訊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新聞資訊 >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
       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行業(yè)新聞

        珍愛(ài)智商,遠離“區塊鏈”

        時(shí)間:2018-07-25 15:51:54
        更多
          

        中國人民一直以來(lái)都踐行著(zhù)多種相互沖突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而如何在恰當時(shí)機選擇自己愿意相信的那一款價(jià)值觀(guān),就成為吾國人民駕馭擰巴生活的重要能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比如,痛恨化學(xué)加工,信仰天生造物,就是國人最樸素的是非觀(guān)之一。郭德綱直到現在,還在相聲中借于謙老婆的口吻教育觀(guān)眾“西藥傷身,我給你熬點(diǎn)中藥”,臺下觀(guān)眾聽(tīng)罷頻頻點(diǎn)頭;而最懂吾國消費者的蘇北營(yíng)銷(xiāo)大師葉茂中,亦曾針對這一點(diǎn)為某護膚品訂做了著(zhù)名廣告詞“我們恨化學(xué)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然而有趣的是,對化學(xué)的刻骨痛恨,卻絲毫不影響國人熱情擁抱物理、信息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的新鮮詞匯。比如從上世紀90年代的“磁療”、“紅外”、“共振”,再到后來(lái)的“納米”、“量子”,物理界但凡有一點(diǎn)研究進(jìn)展或學(xué)術(shù)熱點(diǎn),一定會(huì )被中國人民改造成養生法寶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同樣的事情也出現在信息技術(shù)領(lǐng)域,任何一個(gè)火爆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概念,必然給大量騙子提供了發(fā)財機遇。從“中文域名”、“微信營(yíng)銷(xiāo)”、“P2P理財”、“O2O創(chuàng )業(yè)”再到“MMM”、“所羅門(mén)矩陣”,伴隨著(zhù)國人對“神秘技術(shù)名詞肯定是發(fā)財機遇”的信仰,割韭菜這行是越來(lái)越好干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最新的騙局,就是眼下大火的概念——“區塊鏈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有一個(gè)小老板朋友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眾多的焦慮癥候群中,“中產(chǎn)”和“寶媽”們起碼還有社交媒體可供發(fā)泄,而那些分布在廣袤國土上的中小企業(yè)老板,則無(wú)處安放他們來(lái)自業(yè)績(jì)增長(cháng)、團隊建設、市場(chǎng)判斷以及知識更新上的焦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中小企業(yè)很大程度上是依賴(lài)老板自身能力實(shí)現生存的,對此心知肚明的三四線(xiàn)地區做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的小老板們,總感覺(jué)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缺乏勢能和希望。從北上深投射下來(lái)的信息不對等鴻溝,更加深了這種焦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恰好,這些焦慮者又擁有足夠的付費能力,他們將在市場(chǎng)上扮演怎樣的角色也就完全可以預料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就有這樣一位小老板朋友。十年來(lái),我眼看著(zhù)他從跟著(zhù)聚成導師唱國歌,到進(jìn)入華商書(shū)院結識一堆“學(xué)兄”,再到每天轉發(fā)蘇引華(陳安之弟子)的經(jīng)典語(yǔ)錄,再到參與盛景網(wǎng)聯(lián)的“母基金眾籌”……這些開(kāi)大眾的小老板們上交的香火錢(qián),供養了吾國成百上千名中學(xué)文化水平的導師們開(kāi)上了賓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關(guān)于他被忽悠的事,我本已既麻木又懶得說(shuō)了。直到上周,他扔過(guò)來(lái)一個(gè)鏈接,說(shuō)幫我看看??茨擎溄又泻杖粚?xiě)著(zhù)“李笑來(lái)”、“區塊鏈投資”之類(lèi)的文字,我立時(shí)驚覺(jué)了起來(lái)——

         

        時(shí)代終究是進(jìn)步了,這些讀過(guò)些書(shū)的人,終于也可以出來(lái)忽悠小老板們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(薛蠻子微博截圖,薛已投資“區塊鏈”)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來(lái)搞區塊鏈項目吧,穩穩一個(gè)月百分之30收益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如何才能高效率地忽悠小老板?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調查途徑就是百度戒賭吧,在一個(gè)標題為“做什么能掙到錢(qián)?我現在手里有13萬(wàn)干什么一天能掙1000?”帖子下,有位老哥這樣回復到“來(lái)搞區塊鏈項目吧,穩穩一個(gè)月百分之30收益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0%收益率,這才是坊間對于“區塊鏈”的真實(shí)理解,什么貴州大數據中心、國家AI戰略都太遙遠了,“區塊鏈”的原本含義更是少人知曉(比如我到現在都不明白這個(gè)詞是什么意思,但毫不影響我寫(xiě)這篇文章,同樣也不影響你閱讀)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與之對應的是,比特幣創(chuàng )始人中本聰和密碼朋客們起初的哲學(xué)理念與政治隱喻,則完全被吾國聰明人們全盤(pán)接收了下來(lái)——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國家必然會(huì )試圖減緩或阻止加密技術(shù)的傳播。但是,這并不能阻止加密技術(shù)的無(wú)政府主義擴散?!?/p>

         

        這正是“區塊鏈”成為暴利手段的理論基礎:一種可以脫離政府管控的“地下股市”。游戲是這樣玩的:

         

        首先,找一些碼農。別太貴,月薪3K即可,北大青鳥(niǎo)的最好。讓他們去GitHub之類(lèi)的地方扒些代碼下來(lái)修改一下,比如像“量子鏈”的開(kāi)發(fā)方式——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(15天就能改完,給碼農發(fā)1.5K工資即可)

         

        好了,你已經(jīng)擁有一個(gè)可以運行的“區塊鏈”項目了。這個(gè)項目的實(shí)際意義無(wú)所謂,你可以隨便編一個(gè),什么改善醫療效率加快金融變革促進(jìn)科技發(fā)展。這里我們參考一下李笑來(lái)老師的PressOne項目,這個(gè)“區塊鏈”項目號稱(chēng)要“顛覆掉中心化內容分發(fā)模式”——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(顫抖吧,所有還敢于提供免費內容的垃圾們)

         

        那么接下來(lái),你只需要再寫(xiě)一個(gè)看起來(lái)錯字不太多的白皮書(shū)pdf文件,掛在網(wǎng)上,就可以敲鑼打鼓宣布眾籌,等著(zhù)讓韭菜們交錢(qián)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有人會(huì )問(wèn)了,這些項目不明顯是扯淡的嗎,韭菜憑什么會(huì )投資?

         

        你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“打新”嗎?對,就是傳說(shuō)中A股的那個(gè)“打新”,每個(gè)股民打到了都會(huì )歡欣雀躍的那個(gè)“打新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由于吾國證監會(huì )的IPO政策,導致新股發(fā)放受到嚴格控制,以至于股民可以投資的新項目極為有限,而這些有限的項目又被限制了價(jià)格(鎖死市盈率),所以幾乎每支新股一放出來(lái),都是連續幾個(gè)十幾個(gè)漲停板。打新股買(mǎi)到就是賺到,不需要花腦細胞,買(mǎi)就對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于是,當我的小老板朋友被拉去參加“幣神訓練營(yíng)”之后,同行的小老板們紛紛表示根本聽(tīng)不懂啥叫比特幣啥叫區塊鏈啥叫ICO,這時(shí)導師點(diǎn)撥了一下:“你們就當這是‘打新’就行了?!毙±习鍌兞⒖桃荒樆腥淮笪驙?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沒(méi)錯,所謂“區塊鏈”項目的真實(shí)套路就是——項目對外發(fā)行“韭菜幣”,韭菜們拿比特幣(或者人民幣)按比率購買(mǎi)韭菜幣。韭菜幣的特點(diǎn)是,成本為零,總量有限,你買(mǎi)得越晚就越貴,而且越發(fā)越少,越來(lái)越難買(mǎi)到。項目方暗示:如果“打新”成功,韭菜將可以坐等韭菜幣升值,一個(gè)字:穩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你可能會(huì )猜:這么老套的把戲,一次也就能騙幾十萬(wàn),了不起上百萬(wàn)吧?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好意思,這是李笑來(lái)老師連白皮書(shū)都懶得寫(xiě)的PressOne項目的募集資金目標,請過(guò)目——

         

        2億美金,謝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為了便于大家理解韭菜輪2億美金的概念,列舉幾個(gè)數字:陌陌F輪6000萬(wàn)美元、錘子B輪2億人民幣、滴滴E輪1.42億美元、摩拜D輪2億美元。難怪在近日的培訓課程上,李笑來(lái)對外稱(chēng)“PressOne是個(gè)打破舊世界的項目,李笑來(lái)是罕見(jiàn)的能做這件事的人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對了,上邊那個(gè)“量子鏈”項目,也是李笑來(lái)老師站臺支持的,已經(jīng)成功眾籌近2200萬(wàn)人民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還有比李笑來(lái)格局更大的

         

        然而不幸的是,我這個(gè)小老板朋友由于此前受騙次數太多,對于“區塊鏈”投資多少有點(diǎn)嘀咕。說(shuō)時(shí)遲那時(shí)快,拉他培訓的導師們又換了一個(gè)新套路,這次徹底擊中了小老板心中的軟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(小老板發(fā)給我的廣告,某培訓機構借北郵名號組織的“區塊鏈總裁班”,學(xué)費12800元)

         

        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這個(gè)套路不再是讓小老板們花錢(qián)投資韭菜幣了,而是做一個(gè)韭菜幣交易平臺,讓小老板們各自去發(fā)幣,公眾買(mǎi)了這些小老板們的韭菜幣后,可以在韭菜幣交易平臺上進(jìn)行交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導師們美其名曰“使用區塊鏈記賬技術(shù),把企業(yè)打造成真正的公眾公司”。這句話(huà)翻譯過(guò)來(lái),就是“你們這些小企業(yè)都缺融資渠道,A股IPO不可能,新三板上去沒(méi)意思,民間集資不敢搞,銀行拆借成本高,但如果向社會(huì )出售經(jīng)過(guò)高科技包裝的‘區塊鏈’韭菜幣,以‘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投資’的名義向公眾融資,就可以減少很多阻力,還能忽悠到比你們更傻的人?!毙±习鍌儏⑴c的動(dòng)力可想而知有多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難想象,這種產(chǎn)品的對象,范圍將遠超上文所述的“區塊鏈”項目,會(huì )直接下沉到三四線(xiàn)地區的中老年人。他們過(guò)往就是各類(lèi)民間集資和理財騙局的精準客戶(hù),現在看著(zhù)親戚朋友的公司發(fā)售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數字貨幣”了,“區塊鏈”這一聽(tīng)就是要掀起科技革命的新事物啊,能不投資一下嗎?

         

        總結一下,市面上大多數“數字貨幣”、“區塊鏈項目”、“ICO眾籌”,都是打著(zhù)“區塊鏈”幌子進(jìn)行的投機游戲,屬于完全的地下消息市,無(wú)任何監管保證,風(fēng)險極高。


        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RAYBET雷競技-最佳電子競技即時(shí)競猜平臺   電話(huà):020-88888888
        傳真:0896-98589990
        ICP備案編號:蘇ICP備19055833號-1
        Copyright ? 2012-2024 RAYBET雷競技公司 版權所有
        俄罗斯一级淫片hd,韩国一级特黄毛片大,成人97,青青青国产精品视频